一只句号

HP同人请搜索博客 一只句号_1

人生不如意事十有ba jiu,包括被和谐的个人签名

Day 1  A song you like with a color in the title

Lana Del Rey - Blue Velvet


在微博上看到基友发了30日歌曲挑战,我也就跟着她一起发了2333

我喜欢的歌里,标题带有颜色的太多了。之所以选择这首Blue Belvet,是因为Lana Del Rey可以说是我近年来最喜欢的歌手。特点是又美又丧,重点是丧,她的歌很多都是绝望的果实。

20171014

前段时间忙考试,忙到天昏地暗。刚刚从超市拎回来一个可以放在床上的小桌,又买了一个烤面包机,美滋滋,回来就都用上了。极大提高了生活幸福指数。

又打算买一个毛哆哆的靠垫,毕竟天气转冷,那种靠垫能护腰。

往年的十月份早就开始阴天,甚至下雨,但今年没有,从九月中晴到现在。加州持久的干燥每一年都会引来山火,但今年的格外严重。唉。

我甚至有一瞬看到天际是发着橙红色的,那时并不是日出或日落。今年火情严重到叫人倒吸冷气。

希望一切都会好起来。

一个脑洞?


到了现在,我是否爱过他,是否爱他,都不重要了。已经没有“重要”存在了。

20171006

读雷蒙德·卡佛的《保鲜》,悟到/想起人要追忆过去,现况多半不如人意。

昨天总算读完了福克纳的《致悼艾米丽的玫瑰》短篇集,喜欢他的短篇超过长篇。
译过来的短篇只挑了经典,想去图书馆借一本他的短篇全集。

这算是我读的卡佛的第二部短篇集,不算非常喜欢他。但他很厉害。他的作品十分苦涩,尝起来是生活本身。也许十年后我会喜欢他。

边看边哭

20171005

一个相信勤加练习和反思总会进步的我又来写随笔荼毒大家啦~


昨天中秋,四个非商科的出去吃饭,狠狠黑了一把我校的商科,以及美国大学排名。

无他,我校商科太水,非商学院和商学院过的根本是两种生活,教授上课实力放水,听我商科朋友描述时常让我目瞪口呆,专业课也这么水怕是要误人子弟。当年一位商科学姐想要读研,发现我们学校与顶尖大学相比,砍掉了不少数学课程,她一怒之下又修了一个数学专业,考去了UCLA的经济系硕士(部分学校的经济属于文理学院,不属于商学院)。

出国的中国人分为两种,一种每天优哉游哉,另一种头悬梁锥刺股,而我校商学院聚集了大量前一种中国学生……我猜是环境和人都在互相作用吧。


—...

20171003

我最近过分热爱生活。

这跟我那颗持续疼痛的心脏毫无关系,跟医生要求的忌口有一点关系——毕竟人总是想打破禁令的生物。不过我想主要原因还是过去两年,我过分不热爱生活。

直到如今我还很难说服自己生活值得热爱,毕竟当时我一直在做一道双选题,“生存还是毁灭”。即使我在第一个选项上打了勾,生活本身仍经常提醒我,例如突然悸动的心脏。不过,我选择活下来,那就不该再有太多怨言。

当然,食物和部分人是值得爱的。最近我像抽风,买了太多食材,每顿都下厨,今天刚刚做完了两天的分量。希望能吃完。

——

也有坏消息。

从周一起,每堂课的老师都提到了拉斯维加斯的事情。我不知道说什么,哲学老师提到这件事时说,这世界...

20171001

客居旧金山,知道今天才去仔细看了金门大桥,而不是之前匆匆路过的瞥视。天气很好,九月是旧金山的夏天,不过这夏天也结束了。踩着九月的尾巴看清了桥,橙红色,1930s建成,部分桥体正在维修。天和海极蓝,云很少。游人也不算多。有一个国内小学生旅行团。

可能是日头太烈,晒得头疼,下午去downtown和Japantown逛了一大圈,回家歇着也没缓过来,就把黑客帝国的后两部看了,尤其是最近在学自由意识,套着理解还蛮有趣。编剧是神人,剧本可以往许多方向理解。

不过还是头疼(。

——

国内的朋友们双节快乐!吃好玩好!

不敢相信
大家原来这么喜欢糖吗!

20170930

被医生勒令按时作息。

没有国庆节可以放,so sad

20170928

写随笔有毒23333


叙述,整体而言,应该从容不迫,而不是被跳跃的逻辑和无法控制的抒情弄得人胸闷气短。诚然,两者我做的都不够好。我经常觉得这逻辑过于明显,所以大量跳跃推理过程,直接写结论;情绪的问题应该源于恢复期的不稳定。

慢慢来。


昨晚写下最后一段时想到了海明威的《太阳依旧升起》,于是今天跑去书店买书。最早读的海明威的作品是《老人与海》,然后是今年上半年读的《流动的盛宴》,和前段时间在读的《乞力马扎罗的雪》。不过读《流动的盛宴》目的是与菲茨杰拉德的《崩溃》相对照,因为这两部某种程度上都是作家的自传。我算菲茨杰拉德半个迷妹,纯粹爱他才华洋溢。而菲茨杰拉德在叙述中极为坦诚——他一直...

20170927

我通常不愿意用第一人称写东西。太直接,太尴尬,暴露太多自我。可是随笔又不方便用第三人称,因此只好硬着头皮,尽量不让“我”影响到叙述。

万事开头难——就从窗外的警笛声说起吧。

我住的地方,离该区警局只有两个街区,步行七八分钟,还加上乐红绿灯的等待时间。警车响亮的警笛声往往能穿透我这隔音一般的窗与墙。离得近,声音响,我要开着窗,怎么都会注意到出警的次数。

比起去年,警察在白天出警的次数多了很多。

美国晚上的治安从来一言难尽。但我这里算是治安良好的区域,不必担心晚十点会路遇抢劫。只是旧金山的治安越来越不好了,坐公交去downtown总是提心吊胆,更不敢在联合广场附近留得过晚。

如果后人回顾...

按照大纲写,就经常陷入一种赶进度而不过脑子的写作状态,当然写出来的东西也不知道是什么鬼……第一稿其实就是用来理清思路的,往往第二稿才是加风格和设定的。

要不我还是顺应天性去写极简主义吧(

这两天还是放开手写个意识流试试吧……

[Kingsman][Percilot] In the shadow and mist

*Percival & Lancelot

*含微量第二部剧透


在死亡那一刻会想到什么?

事实上,帕西瓦尔几乎什么都没想,死亡过于凶猛和迅捷,没留下任何追忆年华的余地——即使仍残存了极短暂的瞬间。他的确仔细思考过这个问题。第一次是詹姆斯的葬礼,衣冠冢,他抱着一束白玫瑰,在菊花花束中格格不入。梅林说,詹姆斯会喜欢的。加拉哈德还在昏迷。伦敦天气阴沉。他站在那里,看着认识或不认识的詹姆斯的亲朋将花束放在墓碑前。天阴沉沉的。他们看着他的白玫瑰。他们不知道这是空坟。帕西瓦尔亲手将詹姆斯的西装放进棺材。

梅林问,你还好吗。

我突然理解Kingsman残存的反人性制度了。帕西瓦尔岔开...

还是percilot好

奥菲利亚

奥菲利亚在掉入水塘后,意识到了水正在淹没她吗?生与死之间的媒介如何从她的手边到胸口?然后她如何享受着空气被剥夺,在刹那的宁静之后她是否惶恐挣扎?还是对即将到来的一切安之若素,因为生命不过是扭曲的玩笑和诅咒?呼吸和行走是否还有意义?

她是疯的,还是清醒的?或者既疯又清醒?

我是清醒的,我正浸入水中。

突然有了自信(一个鲤鱼打挺

想对自己怒吼(

怎么写的这么差!!!!!!!

风在吼!马在叫!黄河在咆哮!(不是

戏剧是什么?把灵魂放在火上烤。

知乎 怎样训练写故事的能力 达达的回答
https://www.zhihu.com/question/29910338/answer/50215879

1 / 14

© 一只句号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