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只句号

我写每一行字时,都会想起牵着心上人用双脚跳舞的人鱼 ​​​​

hp同人 子博 一只句号_1 (gwjklrcywb1)
漫威同人 子博 一只句号_2 (forthefuckingmarvel)

20190915

不想码字,时间正好和开始吃药能重合上。丧失了创作欲望。

最近甚至连游戏都不想玩了。

当大脑逐渐清明后,抑郁症对大脑造成的不可逆损伤就显露在水面上。极差的短期记忆和工作记忆。和朋友每天对话日常是:诶我想说什么来着我忘了。完了真想不起来了。

这种记忆情况就不要指望记忆类考试能考高分了。


20190906

最近太社畜了。

太社畜了。

实习中我们三位女性组成了“hot doctor team”并且大骂父权主义还是很开心的

但是一整理时间表就太累了

和advisor开玩笑,说如果需要我吃更多的药才能完成这一学期,那我就吃()

20190831

从8.8号开始,第一次有时间能私下喘口气

我就要毕业了,就能离开旧金山了。这可真是个操蛋的地方,中午热早晚非常冷,背包中常备轻薄羽绒服。但是腿就没有办法了,要在外面忙一天,只能穿一条长裤。中午忍热,晚上海风和水雾猛烈,吹得腿上关节全都发疼。买的家庭装的塞隆巴斯,内含七个独立包装,我一周就用完了一袋。

天气又容易阴,心情更容易糟。很多人因为天气,搬去了东湾。

不过我也会感激这个地方。现在遇到许多挫折,都能心平气和。今早去dmv排队,去的很早,本该是第二个,结果一个文件打印错了。若放以前,我可能已经开始大骂自己,但现在脑内只有轻飘飘的一个“哦”。最糟也不过是下次再来排队。

工作人员非常友好...

开学第一周的周五晚上,我在写论文赶死线

频繁倒时差,生物钟都是乱的,晚上一边打哈欠一边看纪录片,犯愁之后这个纪录片的论文要怎么写

20190730

看到首页一位关注的作者被“高级”抄袭了,我……

的确又想起了抄抄糖。

2019年我忙于治病学业社交(甚至成功了一半的恋爱),完全没心思写文,最多写出个大纲,随后就忙得焦头烂额,无心继续写完。平衡写作与生活,对我来讲,真的太难了。

然后a4上映后,抄抄糖卷土重来。我完全可以推论出为什么她会回来。一个是我忙的没时间吊她,另一个是a4后新人很多,绝大多数不知道她的黑历史;最重要的,凭她的实力,如果不在这个已经混出点名气的圈子写,在其他cp她可没有这种众星捧月的“太太”待遇。

这个人,或这类人,抄袭的原因就是为了走捷径,在网络上获得认同感。捷径都是有风险的。道德显然是这类人最末考虑的事情。抄袭...

20190727

赚钱好难。

其实在美国,多自己做几顿饭,省下来的钱比我能赚的钱多多了

哪天有精力了可以写一篇:水逆如何让我的代购生意死亡在起步阶段(Bu

“先帝创业未半而中道崩殂”

警告:👼🏻👿双O姐妹磨,明天上完课再继续写


两个欧米伽能发生什么呢。天堂和地狱的高层们在派遣员工后漫不经心地说,随后便将注意转向那些“更重要”的事情。只有上帝本人既是阿尔法,也是欧米伽,祂是始与终。两个欧米伽,那些漫不经心的声音又在说,崇拜始并漠视终,在一切应当结束之日的失败之后。他们能做什么?

至少欧米伽体会过一件事:欲望。不单单是肉欲;所有的欲望都是相通的,恶魔最明白这点。克劳利几乎跌入打烊的书店,他鬓角的汗滴接连滑过蛇形纹身,头尾相连,饥饿与渴望令他吞噬整个世界,正如北欧神话中的耶梦加得。克劳利的世界藏在这件旧书店中。克劳利跌落在地后就无力再起身,只能化身为蛇,贪婪地、眩晕...

20190722

每节课前要读100页材料。水逆,坏了也丢了很多东西。晚上十点从学校搭公交回家,两个克罗地亚室友在唱傻屌的歌。

关于好兆头圈里头的非二元性别“性转”同人

国内的语境中缺乏跨性别/泛性别/第三性别等相关词汇

一群树:

。。。。。我完全可以理解性转文化在墙内的普遍性,毕竟跨性别者在国内没什么发声权,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有什么权利;况且我其实并不怎么觉得它是恐跨行为(单指一般饭圈搞的顺性别性转到顺性别,如果将来有憨批搞跨性别性转到顺性别我给你打到妈都不认识)


但是非二元性别角色就不一样了,例如老蛇和天使,将他们用女性形象二次创作时:


请 不 要 用 性 转 这 个 词!


二元性别的所谓的“性转”就是把男性女性的性别互调,这个概念 无!法!在!非二元性别者!身!上!运!用!!!!!


使用“性转”一词来描述非...

我这学期正好在读sexuality psychology,对鲸太刚才的更新共感很强。好兆头的他俩让我觉得最妙的正是可以自由假设和讨论sexuality&gender。但,不可否认的是,这在国内是一个很陌生的主题。

睡个屁,起来看文献

[Good Omens][CA] Old Couples 1

梗概:爱是恒久忍耐。(但敌基督想看吵架时,除了上帝本人,没有生灵能阻止他。)

分级:大概是NC17

其他:gender fluid / queer,爱情喜剧,连载,预计1-2w。

这里cue了一下梅菲斯特和浮士德


1.


人类情侣总会吵架,对吧?无论性别与性向,这里总会有争执,吵架,冷战,一切顺利时,双方各自退让,达成共识,更加亲密;或者就在一次又一次愈合失败的伤疤里种下分手的结果。

而克劳利作为一个恶魔,还是很满意他和天使的关系的。人类亲密关系与恶魔的稍微不同,但差别也没大到能把灵魂吓出地狱大门(好像这些人类灵魂还有机会离开地狱似的),不过没几个恶魔能有“爱”的能力。上一个...

原先评论喜欢的文还会用心分析写评论的

为什么今年每次只能写出来:啊啊啊啊好好好太太呜呜呜呜爱你

[Good Omens][AC] The Harlot

AC

*有女体克劳利

其他:脑了很久的克劳利勾引耶稣


亚茨拉斐尔推开那扇颤巍巍的木门。门虚掩着,被踹松了,他站在那,踌躇后下定了决心,掀开污脏的门帘。克劳利仰面躺在稻草填成的床上,扭成蛇形,只用布巾遮住她的赤裸。她没有理亚茨拉斐尔,怔怔地看着天花板。窗紧闭着,房间内点着与克劳利所扮演出的贫穷所不匹配的香料,无端徘徊成燥热与不堪。亚茨拉斐尔左看右看,不敢直视克劳利——这幕对天使而言过于淫糜——只能坐在墙边的一个矮凳上。

最后亚茨拉斐尔问:“你没事吧?”

“感谢耶稣。”克劳利说,她翻了个身,面对亚茨拉斐尔,使天使不得不直面她的躯体以及上面所有的痕迹:颧骨与嘴唇上涂抹了过多廉价的胭脂,...

废稿


*

首先,敌基督存在于所有的故事之中。


当亚当决意不再干扰凡间事物后,他的兴趣自然而然转向了虚拟世界——文学啦,电影啦,游戏啦,当然也包括他手里正拿着的《太阳报》。

在订婚派对上看《太阳报》有点诡异,但考虑到派对的主角是安娜森玛·仪祁和牛顿·帕西法尔,而且还邀请了一个天使、一个恶魔,一个包括了敌基督的少年团体(The Them),以及退役了的猎巫中士和前灵媒,《太阳报》实在太过平凡,平凡得像R·P·泰勒先生的狗。安娜森玛和牛顿邀请了这条狗,可惜R·P·泰勒先生,一个没有被邀请并且过...

*斜线有意义。Crowley/Aziraphale,有Wilde/Aziraphale暗示


不知为何克劳利睡过了整个19世纪,甚至连第一次世界大战都错过了。他不喜欢战争——无论是指那个“骑士”,还是人类自相残杀——可他错过了一个极佳的邀功机会。地狱对克劳利的失联十分恼火,逼迫克劳利打起精神工作,好让上头不那么愤怒。污染于一战中展露头角,她的许多发明令克劳利嗅到机会:可卡因和海洛因四处可见,许多人仍相信这是一剂良药。为了更好地推广,克劳利先做了尝试,这成为他近六千年来难得感到后悔的事情之一。将药物完全排出体外后,兴奋感仍在他的胃里翻滚不休。克劳利不知道人类怎么能承受这个。但这就是人类,永远...

writing is simply happy

看了 【日记】宇宙是头野兽    真的深有同感。但羞于去艾特原作者……毕竟我是个真垃圾写手

但是写故事很快乐。

可能写故事符合visualization——这是个心理学技巧,想象自己真的在做这件事,而大脑也会这么去相信,做出相应反馈。当我精神状态最糟的一两年,几乎都在写虐文。我在通过这种方式想象这些情境里的所有极端情绪,然后写下来,缓解我自己的情绪。

我的大学四年就是个人抑郁史,写作帮助我活了下来,安放我无处安放的情绪。写作时的visualization让我感觉/相信自己活得足够多彩。

以“我”做叙事视角仍然让我感觉不舒服。这不是害羞,...

20190630

真是惊人,2019年居然已经过完一半。

从昏沉中挣扎着爬起来,意识到药物的副作用又发作了,这周总是在睡觉。每天都这样睡过去了,剩下的清醒时间勉强学习和生活,分不出精力码字。Summer session太快了,期中结束就是期末,都挤在同一个月里,整个六月只有复习和考试。

想来这半年,我无非是挣扎个人感情问题。相信自己得到的时候其实不曾得到,相信自己失去的时候其实也未曾失去,得与失之间原来另有一条康庄大道。我的心态太老了。大概是病过一遭,急切地想活得热烈。咨询师总说她会忘记我只有22。我也总会忘记。放到感情这事上,就变成一天一夜也不想等——我已经浪费了这么多时间,为什么还要让我等呢?但是,诶呀...

不想复习,上来嚎两声

20190622

生理期提不起精神复习。又到了期末,无穷无尽的期末。早起格外困难,出门也很难。

但是当我跳上开往海边的巴士后,感觉心情好了一些。

旧金山几乎所有的巴士终点站都是海滩。昨天夏至,去海滩看落日,像喝啤酒那样喝香槟。赤脚踩过海沙。落日本身没什么好看的。一轮橙色的光晕,眨眼间就落在海平线下了。雾从金门大桥的方向升起来。有很多篝火。有非洲鼓。最后有一支烟花。

还有一场关于AI的哲学讨论。

——

记起来哲学是我大学最喜欢的课。在复习的情商课排第二(虽然这个教授的考试一贯非常难)。

觉得大家需要更多的心理学小技巧让自己开心一点。毕竟现代社会的运作方式就会使人不开心/不幸福/抑郁/焦虑。(我一般吐槽...

[Good Omens][Ineffable Husbands]罗马一日(完结

CP:Aziraphale & Crowley 无差 (因为盖曼巨巨,只要是他俩我都可以吃,虽然有倾向)

分级:PG13,但其实是调情

非常长的备注:

*6000年日常中的一日,基层公务员的摸鱼

*刚看完辛老师在纪录片中扮演的尼禄(但这个“纪录片”更像历史题材电视剧),想起之前看到wb说41AD时,A和C在Rome见面时,A正是要教导尼禄喜爱音乐,因为天堂相信音乐使人向善,而C要去腐化一名政治家(元老?皇帝?不记得了)

*译名多数使用书版

其他:欢迎指出bug!太久没写东西了,忘记了如何写长……


——


“他才四岁,天使,他还只是个孩子,而你们已经决定让...

1 / 27

© 一只句号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