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只句号

我写每一行字时,都会想起牵着心上人用双脚跳舞的人鱼 ​​​​

hp同人 子博 一只句号_1 (gwjklrcywb1)
漫威同人 子博 一只句号_2 (forthefuckingmarvel)

writing is simply happy

看了 【日记】宇宙是头野兽    真的深有同感。但羞于去艾特原作者……毕竟我是个真垃圾写手

但是写故事很快乐。

可能写故事符合visualization——这是个心理学技巧,想象自己真的在做这件事,而大脑也会这么去相信,做出相应反馈。当我精神状态最糟的一两年,几乎都在写虐文。我在通过这种方式想象这些情境里的所有极端情绪,然后写下来,缓解我自己的情绪。

我的大学四年就是个人抑郁史,写作帮助我活了下来,安放我无处安放的情绪。写作时的visualization让我感觉/相信自己活得足够多彩。

以“我”做叙事视角仍然让我感觉不舒服。这不是害羞,我分得清。这是不舒服甚至痛苦。我耻于说“我”是因为潜意识中我感到自己不值一提。low self-esteem。第三人称的好处是可以藏在人物后面,没有人是我,所有人也都是我。

18年起情绪平稳许多。操纵情绪风暴从那时起就更累了。我开始写些平静的故事。做冥想,静心,感到爱与被爱,然后去写。文字有这种力量。

发现我更多是从“情绪”角度而不是“叙述故事”角度去讲我自己的故事。故事——故事很重要,技巧也重要,但更重要的是情感。真正能打动我的文学作品都有强烈的情感印记,强烈并凝练。马洛伊·山多尔的《烛烬》带给我的情感冲击如此强,我始终无法忘记。《洛丽塔》技巧登峰造极,可是阅读体验太痛苦了,当然反过来又会敬佩纳博科夫塑造角色的能力,然后放下书,再也不翻开。《追忆似水年华》是hyper-sensitive,太多感受以至于模糊了焦点。

我喜欢平静且长度合适的文字,也许像《悉达多》?或者是情感强烈且凝练,故事长度无关紧要,情绪始终在那里。

在尝试达成后者。

与开始提到的那位作者相比,我的写作理念和境界都差她太多。现在写作对我不再是救命稻草一般的存在了。我在学习如何生活:定时在公园散步,探索新的店铺,定时与人交谈,帮助他人。简单的快乐。故事对我来说只是载体,重点是我要表达的感情,幸福,平静,快乐,挣扎,疲惫,痛苦,绝望。还有情感流露时表现出的人性。


你看(如果有任何人会看),这叙事中太多“我”了。

我对我自己感到恐惧。因为“我”很庞大,强硬,自我中心,充满侵略性,在青春期初期曾带来了很多社交困扰,没有人喜欢这样的“我”,所以我选择把“我”压下去。

说和写英文会让我抛弃中文语境下戴好的面具。I'm tired with that, but I cannot stop. I don't wanna be nice. I'm nice because others need my help and I can give them my hand. When I was helpless, stranges helped my a lot. IN FACT I'M ALWAYS ANGRE. Angre for everything. Struggling in this meanlingless world is not something I want. I want to love and beloved. 

写作让我去爱别人,爱这些虚拟的角色,然后感到自己是被爱的。听起来有点可悲,但其实会达到某种平静。不过我永远同意村上春树对于写作的观点。

评论
热度(7)

© 一只句号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