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只句号

我写每一行字时,都会想起牵着心上人用双脚跳舞的人鱼 ​​​​

hp同人 子博 一只句号_1 (gwjklrcywb1)
漫威同人 子博 一只句号_2 (forthefuckingmarvel)

*斜线有意义。Crowley/Aziraphale,有Wilde/Aziraphale暗示


不知为何克劳利睡过了整个19世纪,甚至连第一次世界大战都错过了。他不喜欢战争——无论是指那个“骑士”,还是人类自相残杀——可他错过了一个极佳的邀功机会。地狱对克劳利的失联十分恼火,逼迫克劳利打起精神工作,好让上头不那么愤怒。污染于一战中展露头角,她的许多发明令克劳利嗅到机会:可卡因和海洛因四处可见,许多人仍相信这是一剂良药。为了更好地推广,克劳利先做了尝试,这成为他近六千年来难得感到后悔的事情之一。将药物完全排出体外后,兴奋感仍在他的胃里翻滚不休。克劳利不知道人类怎么能承受这个。但这就是人类,永远在向最好和最坏的两个极端推进。出于对这种疯狂的尊敬,他甚至施展神迹去了伦敦苏豪区。

施展神迹穿过大半个英国不算疯狂——他看着天使,橱窗后站立着抚摸书面的亚茨拉斐尔,一世纪未见而他们甚至还在冷战——这才是疯狂。克劳利觉得冷,也觉得热,那些已经排出的药物将他躯体的神经一根一根炸开。他不知道亚茨拉斐尔是否能看到他,他也不在乎让亚茨拉斐尔感知到他在这里。我在这里。恶魔低语,双眼发红。看看我,看看我,天使。你会害怕吗?我想吃掉你,占有你,或者撕裂你然后撕裂我自己。天使在橱窗中仿佛天堂幻影。他丰腴得可爱,看书时的表情悲悯得接近哀悼。一个恶魔追逐了六千年而不得的幻影。克劳利想以人类的方式撞向橱窗,让肉与血与玻璃碎片四散纷飞以玷污天使纯白的倒影。

你会怜悯吗?你会爱我吗?

而后恶魔的眼睛看到了书的作者。王尔德,哈。

恶魔补过了历史。突然一切都有了解释:天使拿书的方式,他的表情,他没有展开可如果展开必定哀伤低垂的羽翼。并不是说他们对彼此有任何守贞的必要。恶魔会因为任务或单纯的欢愉去睡其他人类,但他不会记住他们。天使不同。天使是充满爱的造物,亚茨拉斐尔会奉献一切,从身到心,然后在这个人类离开或死亡后为其哀悼。而在克劳利需要帮助的时候——一瓶圣水,仅仅是一瓶圣水,又不是说克劳利真的会自杀——亚茨拉斐尔就那么转身走了,之后这一百年中以天使的方式寻欢作乐。不,克劳利不会细想天使都去找了什么乐子。

克劳利抬起眼睛,睡醒后首次注意到伦敦已经被污染弄得肮脏绝望。天空铁灰。克劳利瞪着上面。他想炸掉伦敦所有的马车和汽船,所有排放浓烟污水的工厂,或者成功地炸一次国会。而天使还他妈的站在那里,低头固执地爱抚着王尔德的书。克劳利伸手烧掉了他旁边的房子。火势随他的离开而蔓延。


在克劳利看不见的地方,亚茨拉斐尔轻声叹息。


评论(4)
热度(81)

© 一只句号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