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只句号

我写每一行字时,都会想起牵着心上人用双脚跳舞的人鱼 ​​​​

hp同人 子博 一只句号_1 (gwjklrcywb1)
漫威同人 子博 一只句号_2 (forthefuckingmarvel)

【伪装者/明楼中心】靡不有初(无CP) 1

突然就想写写大哥。……不如说是我终于对大哥下了手。

警告:OOC


1.


明楼这辈子没什么怕的。


先是年少时父母双亡,他跟姐姐跪在祠堂里发誓,绝不再与汪家来往、不会让明家败落、自己要活得出人头地。苦过哭过,父母出殡前他们整晚没睡,心中凄苦惶惶,但也就那一晚。由此明镜舍了自己理想追求,葬礼那天昔日亲朋露出恶魔嘴脸,明楼搀着明镜站在众人中间,他目光如刀,刮过一张一张面容;姐姐挺直脊梁,纵使千斤重担压在肩头,她大声斥责人心恶毒。当时天是灰的,灵堂中众人目光贪婪如狼,对着他们明家的产业垂涎欲滴。明楼记住他们长相,记住他们言语,他感受到大姐的勉强支撑,灵堂中父母的黑白遗照遥遥注视。于是明楼得以记住所有细节。

这些账,他会一笔一笔算回来。


学校里也风水轮流转,昔日缠着他的跟班们散得干净,明楼走去哪里都有人指指点点。他最初感到烦扰,后来熟视无睹,自练成一副风轻云淡。有时该做的表面功夫还是要做,他心底里骂出花来,表面上谦恭拘谨各露一分。他不能表示愤怒不满,就算学校里的这群富家子都是群没脑子的蠢蛋,但惹恼他们还是会惹怒蠢蛋的父母们,只会给明家添麻烦。

可明楼不是蠢蛋,今天有人敢招惹他,他后日总有办法让这人栽跟头。他有的是法子。


有天明楼起夜,注意到楼上小祠堂的灯还亮着。

他走近了听,发现大姐在里面哭,哭得他心中一紧。明家大小姐明镜,明楼知道,也是有自己独一份的骄傲的。可如今,可如今……他的姐姐是在外面受了多少气,才在父母的牌位前长哭不止?

第二天吃早饭时,明楼对明镜说:“姐姐,我想帮你处理公司里的事物。”

明镜眼下有青黑,听这话倒是强挤出笑意:“胡说什么?你才多大呀,好好读书,别多想,公司这里有姐姐呢,别担心啊。”

她拿出幼时哄明楼睡觉的语气,明楼站起来,复跪下:“姐姐!”

惊地明镜赶紧搀他:“你做什么?快起来!”发现明楼不动,明镜下一句便带了满满怒意:“明家的人,怎么能说跪就跪!给我起来!”

明楼这才起来,站在一旁,只看着明镜。

“你呀……”明镜一声嗔怪终也没能出口,“别担心姐姐,什么事啊,有我呢。你呢,就好好读书,别的事情都别操心,等你大了,姐姐再把家里的产业交给你。”

明楼摇摇头:“可是姐姐你……”

明镜摸摸他的头发。“堂兄在帮我呢。”她故作轻松,平日里受再多流言和欺负也不在意的明楼,突然鼻尖一酸。

“怎么啦?可是有人在学校欺负你?”明镜担心。

明楼揉揉鼻子。“谁敢。”他没去藏话里的三分狠厉。

明镜突然就笑了,笑着笑着开始揉眼睛。

这顿早饭吃得苦乐交加。


评论(9)
热度(21)

© 一只句号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