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只句号

我写每一行字时,都会想起牵着心上人用双脚跳舞的人鱼 ​​​​

hp同人 子博 一只句号_1 (gwjklrcywb1)
漫威同人 子博 一只句号_2 (forthefuckingmarvel)

【伪装者/于曼丽中心】烟尘

*千言万语化为一句,我爱曼丽QAQ


她常常觉得自己活得就像幽灵。

说实话,名字与代号并无区别,不过一个称呼,皮囊和灵魂并不会因为姓名变化而改变。王天风将她从泥沼里拉出来,她一度深深恨着,恨这世界,恨所有人。她想过跑,真的,她就是这纷繁乱世下的微不足道的小角色,与烟尘无异,更没有一腔报国热血——她能做什么?况且,她又什么都不想做。皮囊肮脏,灵魂沉重,她是盼着死,可王天风拘着她,拘久了,她有了些本事,倒也生出到外面见见的世界的念头,可王天风还拘着她。

她倒也就被困在军校中了,无奈又悲哀。


王天风绰号疯子,训人倒别有手段,于曼丽第一次跑被捉回来,王天风只把她往禁闭室一扔,也没怎么罚,轻轻巧巧一句话,就让于曼丽彻底崩溃。

王天风说:“你以为,你的命是自己的吗?”

于曼丽忽地抱头哀懊痛哭出声。是了,她的命永远不是她自己的。于曼丽坐在椅子上愤恨绝望地想。小时候她的命是父亲的,再大些是老鸹的,现在是王天风的,她的命永远不是自己的。

王天风把她锁在禁闭室里,阳光从有到无,一片黑暗里于曼丽流尽了眼泪。

她想,自己总归是要为自己活一次的。一次就好。


明台是个异类。

最开始于曼丽觉得他跟自己之前遇到的男人没区别,之后她觉得明台身手要比那些人都好些。渐渐她也发现明台的不同——这人是真的对她好,不求回报的好,他不想睡她,不想让她杀人,就是干干净净、简简单单地对她好。

即使那是上位者对下位者的悲悯,明台有很多很多的关心同情,只是分给她一点点而已。


其实军校时,明台第一次坐在她房间中看她刺绣时,她还略有阴暗地期盼能发生点什么的。

真的,如果明台对她动手动脚,她还能当明台是以往遇见的那些男人,而不必为他担忧烦扰。

但明台只是猜她出身,又机智地说了句玩笑话,从头至尾,毫无冒犯,十分尊重。把她当人看。 


于曼丽义无反顾地扎进去,比飞蛾扑火还要决绝。

她活在阴影里太久太久了,她渴望阳光,她想要被爱,明台能给她,明台都能给她,甚至自由都无关紧要——自由不过是在人世间孤零零飘着,不如明台。

王天风用自己的过去未来骗明台回来时,于曼丽就知道,她再也放不下明台了。

她欠他的,欠他一世平安喜乐。


就算明台不爱她,她也要陪他到最后。

她欠他的。


于曼丽去跟王天风告别时,王天风正在看他的一个记录本。于曼丽知道,那上面写着王天风所有毕业学生的名字,她偶尔也见到王天风看着名单陷入沉思——他留着这名单的唯一作用,就是知道谁还活着,谁牺牲了。

她眼尖看到记录本最新的一栏上写着明台和自己的名字。

王天风若无其事地合上本子。

“你……是我最优秀的学生之一。”又拍了拍笔记本,“活久些。”口吻像开玩笑,“最好比我久。”

此刻于曼丽竟瞥到毒蜂伪装下那颗柔软跳动的心。

她第一次看到王天风动容,还是看他带自己回去的时候。

于是她第一次带着希望微笑,“我会尽力。”


上海的生活,是她今生最欢喜的日子。

她不在像人世间的一抹幽魂,有明台陪着,她第一次感觉生命有了重量,不再是像烟尘般漂浮。她终于能肆意哭笑,站在阳光下呼吸如同三月新柳。那感觉真的太好,她舍不得放手,她想这样活着,与明台一起——就算明台现在不喜欢她,她可以等,她的手段明台未必能招架住,但她偏偏被明台看破吃透。那她就等,等到天荒地老海枯石烂。

她要陪他一辈子。


结果天算不如人算,明台遇见那个女共党,与其说是这个人吸引了明台,不如说是她背后的主义吸引了他——于曼丽恨恨地跺脚,她是不能随明台投共的,她的命是王天风的,是军统的,但要是明台想要她投共,她也肯定义无反顾。

风尘里来去,偏偏遇着你。

她仰头灌下一杯红酒。


军统走私的电报被明台发现的时候,于曼丽血都冷了。她不想让明台死,也不想让明台恨她背叛信任。天啊,她该怎么做,她能怎么做?

她陪明台喝得烂醉,郭骑云也喝醉了,一齐摇摇晃晃地走回去,于曼丽突然就想明白了,她现在终于算是为自己活着了,就算她得不到明台的爱情。她总归可以任性,可以喝醉,可以尽情。


坠下去那刻,她看着明台表情,想,这一生为自己活过,纵然重归烟尘,也是值了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FIN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不想写了,再写太虐了。


最后解释一下。

明台是王天风最优秀的学生,于曼丽其实是王天风培养出最优秀的武器。于曼丽后来之所以不跑了,就是因为她对明台的感情牢牢绑住她。她爱上明台是个必然,永远生活在阴暗中的人,必然期盼阳光,而明台,这个完全没接触过人心、社会阴暗面的富家少爷,过分善良,充满同情,就与阳光一样。因为同情,他一定会为于曼丽付出许多,但不一定因为爱情。于曼丽的经历让她受不得别人一点好,她无以回报,只能爱得粉身碎骨。

其实到达上海、死间计划之前的那段时间,大概是曼丽人生中最幸福的光景了。

我靠我真喜欢明台大手一挥把所有衣服都给曼丽买了的那段……这男友力!!!!!


无论对明台还是于曼丽、郭骑云,王天风都是希望他们幸福的。

但,正如他对明楼所说的,“你与我都可以死,唯独你兄弟不能死?!”他将国家放在至高位,只要能达到目的,他不在乎死了谁、牺牲有多大。所以他可以赌上所有人、包括他自己。


评论(21)
热度(28)

© 一只句号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