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只句号

我写每一行字时,都会想起牵着心上人用双脚跳舞的人鱼 ​​​​

hp同人 子博 一只句号_1 (gwjklrcywb1)
漫威同人 子博 一只句号_2 (forthefuckingmarvel)

  “一个人写作,是为了把自己变成另外一个人。”1983年秋,福柯在一次谈话中解释他对鲁塞尔的迷恋时说道,“你知道,对他来说写作无非如此!他写了一段漂亮的文字,其中说到他在写完他的第一本书之后,曾期望自己第二天早上会光芒四射,期待街上的而每个人都能知道他写了一本书。这就是一个作者暧昧的欲望。事实确实这样,一个人写的第一本著作既非为他人所写,也非为说明自己是谁而写……‘人们’有一种透过写作行为改变自己存在方式的企图。[鲁塞尔]所观察、信奉、寻求并为之蒙受巨大磨难的,正是他的存在方式的这种转变。”


詹姆斯·米勒...

正像神话和仪式象征四季循环一样,文学的演变也是一个循环。对迎于春天的是喜剧,充满了希望和欢乐,表现蓬勃的青春战胜衰朽的老年;对应于夏天的是传奇,富于梦幻般的神奇色彩;对应于秋天的是悲剧,崇高而悲壮,表现英雄的受难和死亡;对应于冬天的是讽刺,这是没有英雄的世界,讽刺意味愈强,这个世界也愈荒诞。然而正像严冬之后又是阳春,神死之后又会复活一样,讽刺文学发展到极端,就会出现返还神话的趋势。弗莱认为,西方文学在过去的十五个世纪里,恰好依神话、传奇、悲剧、喜剧和讽刺这样的顺序,经历了由神话到写实的发展,而现代文学又显然趋向于神话。卡夫卡的《变形计》,乔哀斯的《尤利塞斯》,仅从标题就见得出与古希腊罗马神话的...

© 一只句号 | Powered by LOFTER